據新華社杭州3月4日電 一度引發全民“吐槽”的打車軟件燒錢大戰顯出“熄火”跡象:快的打車與支付寶方面宣佈調整打車補貼,從4日零點開始,乘客通過打車軟件乘車的補貼減少為每單10元,並請“同行坐下來喝茶”。在燒錢大戰正酣、民眾頻頻抱怨“打車難”的時候,補貼“熄火”之勢將會讓打車軟件何去何從?
   打車燒錢補貼或“熄火”?
   近日,阿裡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在“來往”上吐槽自己的老母親打不到車,同時呼籲:“打車軟件的朋友們,你們還想打多久啊?建議你們坐下來喝杯茶,商量一下,下一步如何干得更智慧點。”
   快的打車方面率先下調補貼,從4日開始,乘客補貼減少為每單10元,並將在北京試點老年人免費打車。快的打車在公開信中說:“我們為了承擔應有的社會責任而將這樣的競爭暫放一邊”。
   嘀嘀打車方面很快在官方微博稱,為避免過度營銷,“嘀嘀打車願意一起喝茶”。持續數月的打車軟件燒錢大戰似有“熄火”跡象。有業內人士分析,雙方最近一系列的動作都在表明,燒錢補貼模式或將過去,打車軟件下一步需要考慮如何提供更好的服務以及如何盈利。
   燒錢大戰背後“一地雞毛”
   隨著燒錢補貼競爭升級,使用打車軟件的乘客人數出現“井噴”。快的打車方面介紹稱,去年年底的時候,快的每天的訂單也就50萬單左右,現在每天的訂單已經超過600萬單。為了拿到打車補貼,使用支付寶錢包支付的用戶也提高數十倍。
   打車軟件帶來的便利還來不及“享受”,一系列問題便隨之而出。兩家打車軟件都宣稱,要解決人們“打車難”的問題。但實際情況卻並非如此,打車軟件只能在智能手機上操作,對不會使用打車軟件、智能手機的中老年群體,或者不懂中文軟件的老外來說,仍然飽受“打車難”的困擾。
   “以前可以隨意揚手打車,現在卻無法實現,即便是‘空車’,也不會停車。”杭州市民王紫凌說出了不少人的困惑,真的有急事要打車,反而不如以前方便了。
   不少使用打車軟件的乘客,同樣遇到“打車難”問題。因為打車軟件可以加價叫車,出租車司機普遍希望能夠接下加價的單子或者行駛距離較長的單子,短途乘客往往被忽視。
   支付故障同樣困擾著各地的使用者。全國多地網民反映使用打車軟件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支付問題:先是嘀嘀打車癱掉,後是快的打車部分用戶遇到了網絡延遲問題。
   因為接單引發的交通事故也呈上升趨勢。浙江澤大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勇勇認為,出租車司機在開車過程中使用手機涉嫌違反交通法規。另外,出租車司機在搶單的過程中容易分神,對安全駕駛還是有一定影響的。
   付勇勇還提到,出租車司機在使用打車軟件過程中也存在騙補貼的情況。快的打車和滴滴打車出台補貼政策以後,有乘客和出租車司機合作,通過打車軟件做假單騙補貼。據瞭解,因為司機惡意刷單、違規嚴重,已經有多名出租司機的嘀嘀賬號先後被封。
   高補貼難持續打車軟件何處去?
   目前,對於打車軟件的監管仍不明晰,但打車軟件引發的一系列社會問題,已引起了政府部門及打車軟件公司的重視。
   上海市交通運輸和港口管理局出台《加強出租汽車運營服務管理相關措施》,對打車軟件進行約束,暫行實施早晚高峰時段出租汽車嚴禁使用打車軟件提供約車服務,以緩解高峰時段打車難情況。與此同時,北京、杭州、廣州等地也出台措施約束打車軟件。
   浙江省社科院調研中心主任楊建華表示,打車軟件填補了市場空白,讓乘客方便打車;但是打車軟件不斷地燒錢競爭,或許會對市場有序競爭產生不利影響。“政府應設置保護市場公平競爭的規則,制定相應的規則;同時也應想辦法解決老年人‘打車難’等問題。”
   楊建華還認為,打車軟件公司應該不斷地改進軟件程序,例如,讓老年人更方便地使用打車軟件,讓軟件更順利、更安全地運行,不出現卡頓現象,讓司機更便捷、安全地使用打車軟件等。
   快的打車方面已經開始著手解決一些問題,為瞭解決軟件故障問題,快的將於近日遷移到阿裡雲的雲計算服務平臺,為市民提供更好的打車體驗;支付寶錢包也著力推行打車掃描二維碼付款。
   兩家打車軟件都表示,將提供更好的使用體驗和服務,並想辦法解決老年人等特殊人群的打車難題。在持續數月的燒錢大戰爭奪用戶後,打車軟件開始向“更好的服務”這個本應成為其基本追求的目標回歸。   (原標題:燒錢補貼或將“熄火” 打車軟件何處去�
創作者介紹

居家擺飾

dq16dqip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